首页

都市言情

凡夫俗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凡夫俗妇: 34 第三十四章

    最后,还是陈嬷嬷一语惊醒梦中人,“郡主,你不觉得这个春娘是在聪明的让您知难而退吗?她这样做,实则是在维护郡主的尊严。是想,如果田先锋真的抛妻弃子,与郡主成其好事,世人会说什么难听的话、怎样唾弃田先锋的见利忘义和攀龙附凤都暂且不论,农人出生的、毫无才学、只会打仗、莽夫一个的田先锋真的与郡主适合吗?以后在一起的日子真的会情投意合吗?郡主,您好好想想,田先锋真的是您一生所求所依的良人吗?郡主,时至今日,依老奴愚见,您是在赌气吧,气恼被人拒绝罢了,那里还会真的不顾一切的下嫁?郡主,您置气得也应该适可而止了。你没觉得,田夫人整天愁眉苦脸、提心吊胆的供奉着您这尊大佛,耽误了多少劳作的功夫。您想通了,咱们差不多就回吧。这次巡查民情的时间真真儿的不短了,您还真让田先锋在外面躲一辈子呀!”
    陈嬷嬷的话无疑给了郡主一个合适的台阶,春娘也在暗中适时的请来了郝县令,传达了上面不可抗拒的旨意:迎请郡主回宫为皇后庆生。
    郡主打蛇顺杆,意决回宫。不过,临走之前,她特地找了春娘,傲娇道:“这次来访多有打搅,给田夫人添了不少麻烦。来此的本意田夫人应该心中有数,我的离去并不是因为败了,是因为我已不肖与你一个农妇一般见识,我还不至于自轻自贱到如此地步。”说完,复有轻蔑的哼道:“祝你们永远不幸,一生贫困!从此再也不见!”
    看着离去的豪华马车,春娘不禁双手合十,心念“阿弥托福”!
    春娘不善也不削与权贵交际,太累人,心累。但愿从此后,再无纷扰,给自家一世平平静静的日子。这样,就是上天的恩赐了!
    好险,这场莫名其妙的桃花劫,春娘与郡主斗智斗勇,几乎是累掉一层皮。好在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化解过去了。
    这,真不是“唬弄”过去的,是提着脑袋在打仗!是女人和女人的战争,其实,真的不关乎输赢成败,关乎的只有是不是真“爱”而已!
    那句话说得好:天若有情天亦老!这次老的是春娘。
    是爱还是不甘,只要摆出那种种的艰难困苦、见到那诸事难顺,真心与假意立见分晓。春娘与郡主是这样,他人也难逃此局,不信可以试一试,屡试不爽。
    春娘容易吗?做农妇容易吗?有个俊朗神武的夫君容易吗?那得有足够强大的心智才行。事实无数次的证明:没事别找太优秀的男人,就怕找到了守不住。
    春娘这一仗,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与心智。虚脱的挺着忙完地里庄稼的事,又到镇子上视察了客栈和铺子的情况,还时不时的在夜晚来到陡秃山庄,与田耀达幽会。
    田耀达自此对春娘更是温柔有加,对春娘百般的疼惜。夫妻俩实则是非常的享受这样的聚会,他俩总是可以达到那种身心和美的境界。
    俩人之间消弭了嫌隙,有了足够的相处时间,倒是更加的信任,春娘也就把煤炭的事情说了个清楚。春娘的意思是隐下此事,为了香柳村的安宁,也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宁,更多的是为了对资源的保护,春娘认为,只要她自己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做到力所能及,那就问心无愧。毕竟自家私用那些煤炭,与煤炭的存储量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危机虽已化解,但是为了稳妥起见,这一年,田耀达没有踏出陡秃山庄。
    这一年,春娘又怀孕了。
    这一年,云白也怀孕了。
    这一年,翠娘怀孕了。
    这一年,荣娘如愿生了一个女儿。
    这一年,喜事特别多。更可喜的是,田耀静的婚事最后落在春娘和翠娘的头上,田家爹娘直接让春娘和翠娘操办田耀静的婚事,当然,所有的嫁妆也由妯娌俩承担。春娘和翠娘如今已经不再计较这点小钱,把田耀静的婚事办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嫁妆也是没得挑剔,可谓把田耀静风风光光的嫁了一户好人家。
    田耀静的风光大嫁,使得田家的人逐渐缓和了之前那种别扭的关系,父子、兄弟毕竟血脉相连,没有化解不了的仇结,过去的种种不愉快被浓浓的亲情逼到了死角,没人再去触碰,久而久之它将被遗忘。
    如今,田家爹娘也算是明白了,对于分出去过的三个儿子,也不牵强的要求他们这样那样了,但是,三个儿子好像根本不需要他们说,很多事情就都被很好的解决了。他们才晓得,儿孙们是孝顺的,逢年过节一大家人齐聚老院子,说说笑笑、吃吃喝喝,这样的日子老人也很满足,所以,凡事也不管不问,凡事儿子们都能出头办理,就连大房的人也不闹了,不吵不闹,日子反而过的有滋有味,田老爷子就糊涂了,不过老姜还是很快就悟出了其中的奥秘:家和万事兴!这或许就是儿孙福吧!人的转变也不容易,需要时间,所幸啥事都看开了,田五爷子和华大夫也倍感欣慰,田家老院子的人终于有了该有的样子,生活也有了该有的样子。
    猪草园开发利用的事情,由二伯和三伯全权负责。经过请人工开垦和种植,早就是一片肥沃的良田,成为田家三兄弟晋级为香柳村富裕人家的标志。
    北坡凹在春娘一家人的倾力打造下,已是林木苍翠、瓜果飘香、花团锦簇的乡间别居。
    无数次巧妙的解决了内忧外患的琐碎烦心之事,所谓闲时易过,仿佛转眼之间,春娘在此开心的度过了平平淡淡的几十年。
    春娘在香柳村的一辈子都过得非常的和顺,夫妻和合,儿孙绕膝,妯娌和睦,爹娘康寿。当然,在春娘的潜移默化之下,香柳村出产的粮食总是比其它地方高产。郝县令在春娘给予农事上的极大帮助下,政绩赫赫,虽然连连高升,但一直与田家过从甚密,一世交好。
    后来的后来,田五爷、华大夫、田家的爹娘都相继离世。
    田耀达与春娘陆陆续续又育有四个子女,他们一身育有八个儿女,而且个个知书达理,有所作为。
    云蓝和云青、云行三兄弟贵为官身,其他的兄弟务农兼商。
    田家的男丁不准纳妾,但却都子嗣颇多。
    云紫、云鲜等田家女儿,也嫁得很好,经济宽裕,生育能力也不弱。
    田家自此枝繁叶茂,福极一方,田家之后裔亦富贵千秋。
    www.wsskw.com。m.wss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