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宅配老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宅配老虎: 22 老虎保姆

    韩雪音老虎的外形毕竟维持了一年,所以要想恢复状态可不是一时半刻的事儿。
    而最近……
    “喂?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怎么一直住在郑医生的办公室里?”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昨天见到郑医生喂她吃饭,看起来好亲密的样子。”
    “不是吧?他们还喂饭,你有没有看错啊!~你说的是我们这里的郑医生么?”
    “废话,当然了!我左眼右眼的视力都很好的!”
    住在郑思这里是很方便啦!不过韩雪音发现,自从她变回人形之后,周边便变得谣言四起,而她也完全被那些护士当做了茶余饭后的话题。
    所以每每走出郑思的办公室,她都不知道怎么和那些护士相处,只会躲在角落里,听着她们说话。
    “怎么了雪音,要出去散步么?”
    不过今天躲得明显不够好,才站了一下下,她便被护士长发现了。
    “我……没……是的……哎呦!?”
    而这时候一见众人都回头来看她,韩雪音不知怎么的便觉得心中一慌,然后扭头就走。可也不知道需不需要那么巧啊!这个时候郑思刚好过来,她一个转身就撞到了对方怀里。
    “你没事吧?”
    至于郑思,他当然没有顺风耳,所以也不知道刚才一众小护士说了什么,此时出现又刚好抱住韩雪音温柔的一问,却是弄得那一只脸更红了。
    “没事,没事,我去晒太阳。”
    低着头慌忙的从郑思怀里退出来,韩雪音感觉自己要无地自容了。
    尤其是背后那一众炙热的探究的目光一波波扫来,她到了最后更是直接落荒而逃。
    …………
    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逃到屋顶晒太阳的韩雪音不知道怎么的,脑中就是挥之不去郑思的身影。
    不过现在的她可不是从前的愣头了,不会傻傻的跑去问郑思,也不会再把郑思当老虎一样抱来抱去。
    “他喜欢我么?”
    而不知不觉间,韩雪音便开始如此自问起来。
    可是毕竟她那小脑瓜的脑容量有限,想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别在屋顶上睡觉,护士长做的饼干,吃不吃?”
    之后韩雪音又不知道想了多久,人竟然开始变得迷糊起来了。不过就在她要睡着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出现了,吓得她一机灵,直接坐了起来。
    “干什么?吓我一跳,你就那么爱吃护士长做的饼干?”
    此时来到屋顶的郑思自然不知道刚才韩雪音想了什么,见她忽然坐起身,还以为是对方想吃护士长做的吃的,便笑着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道:“好了,投食时间到了。”
    韩雪音变老虎的最后几个月,郑思经常这么和她开玩笑,一副把她当真老虎的样子。
    “额……”
    可是现在韩雪音一点儿都不觉得这个很好笑,接过郑思递来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的竟然还是动物饼干。她忽然觉得其实郑思就是把她真的当老虎在对待,从来没把她这个神经大条,又几乎一无是处的人当女人。
    “哦!”
    抱着饼干袋子,韩雪音开始莫名的失落。
    而她也说不清,她为什么会这么失落。
    “我想我该回去了。”
    没有去吃那些饼干,沉默了一下,韩雪音道:“麻烦你太久了。”
    “回去?这里太阳的确有些大了,应该回屋里……你说你回哪儿?”而郑思显然没想到,韩雪音现在会主动提出回家的要求,一时被弄愣了,然后又问道:“你是说要回家么?”
    “恩,麻烦你太久了,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吧!”
    被当做动物饲养算是什么事儿?
    她总赖在这里也没意思啊!
    韩雪音如此想着,便点点头,然后坚持回去自己家。
    ……    ……
    郑思搞不懂韩雪音为什么忽然要回家,但是就算他想阻拦,也没有什么好借口。所以最后无奈,他也只能先送其回来。
    不过韩雪音的家当还真是简单,出门的时候就带了一把家门钥匙,其他的便什么都没有了。
    “你还好吧?”
    可是就算送韩雪音回来了,郑思还是左右一百个不放心。尤其是看着刚刚适应直立行走的韩雪音,笨拙的拿着钥匙,但是就是插不到锁孔里,他就更是心痛。
    所以最后他苦恼的抓了一下头发之后,便直接拿过韩雪音手里的钥匙,帮忙其把门打开。
    “恩!还好。”
    但现在韩雪音一想到郑思把自己还当动物看待,心里就别扭,所以点点头之后,便转头去看屋里。
    而门开了,里面却是满满的落灰,看的就让人更是委屈。不过现在的韩雪音经历了那一年,现在正常多了,只是偶尔神经大条一下,所以此时一直忍着心里的失落。
    “那个……我……我还是帮你收拾一下吧!”
    至于郑思,他虽然不知道韩雪音为什么要回来。但是这么让他放手……换做一年前到是有可能,不过现在,真的做不到。
    还有就是,他是有点儿想知道韩雪音是怎么想的。因为不管两个人是不是以人和老虎的样子共处一室,但是是真的一起住了一年多啊!而且还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
    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问了,人家都打算搬回来了,肯定是没有任何想法的了。
    “唉?不用了!”而韩雪音,她见郑思要留下来帮自己打扫,便立即开口道:“我能行的。”打算让郑思先回去,毕竟她现在好像找个没人的地方委屈的大哭一场。
    因为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觉得自己自作多情。
    “那……那个……”
    可就算韩雪音拒绝了,郑思也是不想立即离开,不过还不待他犹豫间给自己找个理由,身后便忽然传来一声兴奋的大叫。
    “哎呀!雪音!你终于回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这么巧,今天mar正好路过,然后又正好看到消失一年的韩雪音回来,所以便第一时间冲过来关心一下。
    “噢!刚回来。”而韩雪音也没想有这么巧,她才到家门口,便被人堵到了。
    “哎呦,你是郑医生对吧!呵呵,兽医是吧!我记得的!”mar还记得上次过来就是这个郑医生在,所以打了声招呼,便左右的找那两只老虎。“咦?今天老虎不在家么?”
    “生病!”
    “住院了!”
    而韩雪音和郑思忽然被这么一问,立马有些手忙脚乱,也忘了对口供,便本能的各自找了一个理由。
    “噢~生病住院了啊!呵呵呵,养老虎的问题还真多的。不过你们两个怎么出了那么多的汗啊?”
    mar的神经也不是很细,随便听到一个解释,便呵呵的认同。不过她观察力还是有的,所以了解的点点头之后,便指指韩雪音和郑思的额头,示意他们两个人流汗流的不正常啊。
    而险而又险的应付过一个问题,韩雪音和郑思当然是满头大汗,毕竟那个药的事儿可是秘密,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还有就是其中牵扯了很多条人命的,他们最好还是不要让更多人知道。
    “天热!”
    “体虚!”
    但是总被这么逼问也不是办法啊!韩雪音和郑思不知道还能应付几轮这样的问题。
    “哎呀,天是有些热啊!这都三月了嘛!那我们进屋……啊——雪音你家好脏啊!”不过显然mar也是够神经的,也不想想三月怎么热,便附和了一句,然后便一脸惊讶的看着韩雪音身后门内的情景,一副她很惊讶的样子。
    “额,好久没住了嘛!”
    立时吓得韩雪音一哆嗦,差点儿以为这也是不可回答的问题。
    “唉?对了,那郑医生你来这里是干嘛啊?”可有时候某些人真的是一会儿聪明,一会儿糊涂。
    “我……我那个……”弄得郑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虎生病了,郑医生说过来检查一下,我家还有没有病毒啊、细菌啊!”到是这次韩雪音反应快,先一步编了一个理由出来。
    “对对对,我要好好查查这房子,不然老虎回来还是会生病的。”
    再之后郑思也是赶紧复议,因为他要被这个动不动就高声‘哎呦’的mar给吓死了。
    “哦!这个样子啊!”
    歪着头,mar看着一唱一和的韩雪音和郑思,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怪怪的。
    “是啊!这是宠物医院新推出的服务啊!”
    “对啊,好像是叫什么宠物……保健医……”韩雪音张嘴说瞎话,郑思也只能跟着胡说八道:“啊!其实就是宠物保姆啦!”
    “噢!养老虎还真麻烦啊!那你们忙吧!我先走了!”
    不过人家都说出理由了,mar也没理由穷追不舍的问,所以就算觉得某两只怪怪的,她还是决定先告辞。
    “呵呵呵,mar慢走!”而一听说mar要走,韩雪音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一脸的谢天谢地。
    “好险。”在看郑思也是一样,毕竟隐瞒秘密这种事儿,他真的不擅长。
    www.wsskw.com。m.wss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