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大神之间的碰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神之间的碰撞: 81 【番外】见长辈

    见到那个曾把自己当做小弟弟一般疼爱的寄语是在一个突然的星期五,那天,柳澜刚上完周五的最后一节课,准备去大吃一顿犒劳自己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通知季言,就先接到季言打来的电话。
    “咦,你怎么知道我要打电话给你,打的这么及时。”接通电话,柳澜不改以往的逗乐风格,嘻嘻哈哈的说着。
    “嗯哼?你打电话给我是要说什么?”季言看了一眼身旁的大美女,笑了笑,也不着急说正事。
    “吃饭啊,不然你以为什么。”柳澜完全没有察觉出任何一丝的不同,甚至没有听出那笑声有何不同。
    “好,你现在在哪,我来接你,正好我在新开的那家特色餐厅订了包间。”季言依旧笑得温柔,体贴的犹如平常。
    “我到校门口等你吧,恩,你订了多大的包间,我把小梳子她们也叫上吧。”
    “我觉得,你一个人来就好了。”季言略带神秘的口吻。
    柳澜终于反应了过来,怎么这顿饭不简单啊。
    “你,说吧,我听着。”柳澜深呼吸,下定决心般开口。
    “不用这么紧张,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见家长?”季言话未说完就被有些心急的柳澜接过话。
    自从上次柳澜说过自己一定会在见家长环节表现的比季言还好后,季言时不时就会吓吓柳澜,说什么,什么时候自己的父母就要回国,很想看看未来的儿媳,吓得柳澜好几天不理季言。
    这一次,听到季言那神秘兮兮的一个人来就好,不免的让柳澜神经紧绷,以为是这回要来真的了。
    “你啊你,不是,放心好了,只是,我姐姐很想见见你。”隔着手机,似乎都能感受到季言的笑意,以及对柳澜的宠溺。
    “啧啧。”
    手机里传来不属于季言的啧啧声,柳澜突然有些头疼,虽说不是季言的父母,但是姐姐也是长辈……
    “小言言~”那个曾在yy里听过无数遍的声音。
    “寄语姐。”对面突然换了一个人,柳澜有一种感觉,自己此刻正在硬着头皮上战场【其实只是她自己太过紧张】
    “你在校门口对吧,我和季言很快就来。”说完,季语将手机递还给季言。
    “你乖乖的,等我们,很快就到。”季言放柔的声音,似乎在安慰受了惊吓的柳澜。
    挂断电话,柳澜找了一墙壁依靠。
    我去,要不要这么措手不及,寄语姐啊,季言的亲姐姐啊,对了,寄语的真名就是季语来着,唉,刚刚的表现真的是太蠢了。
    深呼吸,调整心情,稳住情绪。
    当季言季语俩人走来时,看到柳澜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上的小游戏。
    听到熟悉的声音,柳澜抬起头来,正前方五米左右的地方,站在一位大帅哥和一位性感的大美女,大美女和大帅哥有那么五分像,妆容精致,和校园似乎有一丝不搭的错觉。
    “季语姐~”柳澜朝着季语走去,用着游戏里常对寄语使用的小流氓强调。
    季语眼里闪过一丝错愕与惊喜,笑着拍了拍柳澜的肩膀:“小言言~来给姐姐亲亲一个。”
    柳澜自然的挽住季语的胳膊,侧身,嘟着嘴:“么么。”
    “你,你们。”
    独留季言一人略有惊吓的望着两个人这极度肉麻的行为,无奈的摇头轻笑。
    自家女朋友状态恢复的这么好,难道不值得开心?
    柳澜熟稔的同季语勾肩搭背,反倒季言成了孤寡老人。
    一路上,柳澜和季语走在前方,嬉笑声不断,时不时就能听到两人无法自已的大笑声,真不知道这俩人是在说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饭桌上,季语直接强硬的将季言赶到了对面的座位,自己和柳澜独占一方,紧紧靠在一起,一会儿互相体贴的夹着菜,一会儿低头私语,看得季言是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晚餐过后,走出餐厅,季语不舍的拥抱柳澜。
    “你,好好照顾小柳柳,我明天还有事,就先走了。”季语表情故作凶狠的盯着季言。
    季言一副淡然的模样,照顾柳澜本就是他的分内事,又何须季语来操心。
    目送季语坐上的士离开。
    “看样子,你和姐姐相处的很好。”季言站到柳澜的身前,阻断了她继续目送季语的目光。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看,姐姐多喜欢我。”柳澜收回目光,女王一般,高抬着下巴。
    季言不再说话,只是面带笑容,伸出右手揉了揉柳澜的脑袋。
    就在这无声之中,柳澜的气势就这么弱了下来。
    一切尽在不言中。
    经历完期末考,柳澜整个人瘫软在宿舍的床上,不是题目有多难,而是她不知道暑假两个月她该何去何从。
    各地漫展的邀请以及接到不少,是去还是犹豫中。
    倒不是怕露脸,毕竟她的真容在圈子里已不再神秘。
    “啊,你们暑假有什么打算啊?”柳澜抱住枕头,望着正在收拾东西的三位室友。
    “回家,住一个星期吧,然后旅游。”雷蕾这般回答。
    “去上海。”林纾这么说。
    “我,大概可能会去打暑假工,找份兼职做做,然后留出半个月去旅游吧。”余妍如是说。
    听到三位室友的回答,柳澜更加感觉自己的漫无目的,如果回家,那她肯定是每天和电脑待在一起,她家母上和父上呢,肯定大部分的时间是出差在外的。
    她回家的意义何在?
    “怎么了,你又不知道假期该干嘛了?”余妍还是很懂柳澜的,毕竟每次放长假的时候,柳澜都是这一副样子。
    “你懂的,唉。”柳澜长叹一口气。
    手机铃声响起,是季言的专属铃声。
    “喂。”
    “考完了吧。”
    “恩恩,考完了。”
    “暑假有什么打算?”
    “无打算,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呵呵,这样啊,暑假跟着我吧。”
    “嗯哼?跟你干嘛?”
    “暑假我要回国外,你就当国外旅游吧。”
    “也行,什么时候走?”
    “明天。”
    “这么急?”
    “对啊,有人急着见你。”
    “嘟。”电话挂断的声音。
    柳澜的电话摔落在床上。
    “柳哥,你咋了?”
    “小妍子,我要去见大神的家长了……”柳澜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出来。
    “这是好事啊,这样,你们俩的事就差不多定了,哎呀呀,我还记得开学的时候,某人想要勾搭一个和即言大神声音相似的帅哥回家当压寨相公,这到了期末,某人是直接把大神给勾搭了。很强势哦。”余妍眨了眨眼,笑得十分的开心。
    当晚,柳澜简单的收拾了几身换洗衣物,就被季言接走。
    第二天,登上飞机,穿梭于白云间,柳澜还有些云里雾里。
    直到踩到了他国的土地,柳澜这才回过神来,自己也真是太听话了,季言说啥就是啥。
    还记得昨晚柳澜打电话给母上,通知自己要远飞他国见家长的时候,母上是这么说的:“好好表现,别给我丢脸。”
    想想都是泪。
    坐上的士,看着窗外飘过的景色,柳澜不由的想起了当初自己向家中几位已经结婚的表姐堂姐取经的景象,只希望,能够给季言的父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吧。阿门。
    的士一路驶向了柳澜不太清楚的别墅区,然后在一栋英式风格的三层别墅大门前停下。
    季言动作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铁门。
    入门就是花园,季言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拉着柳澜的右手。
    “季言,你回来了,小柳也来了吗?”还没看到人,就听到了声音。
    中年妇女的声音,但是比起一般人,她的声音更加的好听,话语中还带了一些国外的腔调,不过不是很明显。
    柳澜抬头看向季言。
    “我妈,不用紧张。”季言轻声安抚。
    门口走来一位穿着休闲长裙的中年美女,姿态优雅自然。
    “这就是小柳吧?来来来。”阿姨十分的热情,上前拉着柳澜就朝家里走,反而季言被晾在了一边。
    “阿姨好。”柳澜顺从的跟随着季言妈妈的步伐,声音甜甜的叫着。
    “哎呀,叫什么阿姨,跟着季言喊妈妈就好了。”阿姨头也没回,语气自然而又随意的错觉。
    柳澜一时语塞,自己取经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姐姐们似乎并没有遇上第一次见面就让改口的长辈啊。
    经过客厅时,阿姨对着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男人喊道:“季言和小柳来了,你怎么还在看报纸,还不快起来。”
    中年男人是位老帅哥,时光并没有损坏他的帅气,只是增添了成熟的魅力,这是季言的爸爸,对着柳澜轻轻笑了一下,便走向了门口,应该是去接季言了。
    家里没有保姆,柳澜还有些诧异,在得到季言的解释后便有些不好意思:妈妈【exm?】说,儿媳妇第一次来家里在,怎么也得自己下厨,好好招待。
    见家长意外的顺利,没有为难,只有全方位的关心照顾,生怕柳澜不习惯,对柳澜那是一个各种宠溺,反观季言就像是被扔到了一边,自生自灭……
    柳澜在这里,简直就是享受,和爸爸妈妈相处十分融洽,尤其是和妈妈,俩人都快穿一条裙子了……
    “季言,你说,我是不是人格魅力太大,完美征服了爸妈,嘿嘿。”柳澜躺在床上,双手交叉在颈后。
    “是啊,现在你像亲生的,我像捡的。”季言歪头望着柳澜,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嘴角上扬,洋溢着的笑容。
    www.wsskw.com。m.wss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