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飞云冉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飞云冉冉: 41 番外 惆怅旧欢如梦

    满室寂静,石虎走进来时有些犹豫,他似乎还未想好该怎样对待她。他府上妻妾成群,此刻他却不知该把她摆在什么样的位置。
    瞧你给我出的难题,他微微笑着,在心里说,随即黯然,叹息般吐出两个千回百转的字眼,“云冉……”
    “王爷万安,”一身素衣、未配珠饰的樱桃迎出来,在他面前下拜。
    石虎将她扶起来,温和地说,“就当这里是家,不要拘束才好。”
    天色已暗,有侍女进来点上手腕粗的白烛,烛光下,石虎看清了她的脸,她有动人心神的美貌,面上一丝笑容也没有,比先前见时更见清瘦,下颌尖尖更显得双眸似星般潋滟。
    樱桃顺从地垂着眼任他看着,许久,石虎才问道,“她……可有话留下?”
    这话问得小心翼翼,她抿了抿唇,说道,“小姐什么话也没有留。”
    石虎有些失望,“你好生安歇吧。”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开。
    “王爷可知小姐因何郁郁半生,英年而逝?”樱桃没有动,只抬起头,眼神冷而坚定。
    石虎神情似是有些惊动,紧紧皱眉,莫测地看着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走进了内室。
    数年后
    清凉的月光透过窗棂,洒下一束银辉。龙榻上躺着久病缠身的老皇帝。英武一生的石勒,如今身形消瘦,气息奄奄,李和服侍他喝下了一口参汤,他的目光中有了些许神采。
    “虎儿,”他用尽力气低声唤。
    侍立在侧的石虎跪在榻边,恭敬道,“陛下。
    石勒抓住他的手臂,看着他说道,“你日后,定要竭力辅佐太子,莫要似司马家兄弟相残以至失国,为后世耻笑。”
    石虎叩头说道,“陛下放心,臣愿效周公辅政!”
    “好、好,”石勒闭了闭眼,复又睁开,“待我去后,将我与云冉合葬,不立牌位,不设陵寝,无需祭祀。”
    石虎头微微抬起,室内昏暗的光映得他原本满是戾气的脸有几分柔和。
    石勒歇了片刻,嘴角浮起一个苍白的笑,“她厌倦了这人世间,才走的那样早,我终于可以去见她了,这一次,再也无人打扰……”
    石虎动容,他胸口如翻腾着巨浪,他不禁想,这样的安排,云冉愿意吗?他十分悲哀,当他终于可以掌控自己和他人的命运,却再也无法跟她说上一句话。
    “你知道……怎么做,”石勒面色赤红,开始有些气喘。
    她一生为他,若是连他最后的遗愿都不遵从,她在天之灵定会怨怪,石虎这样想着,低下头去,说道,“臣,领旨!”
    公元333年,赵国皇帝石勒驾崩,享年六十岁,谥号明帝,庙号高祖。石勒驾崩后,据他遗命,三日而葬;内外百僚在葬后就除去丧服,不禁婚娶、祭祀、食肉等;征镇牧守不能离开职守奔丧;下葬时敛以时服,载以常车,棺内不藏金玉器玩;土葬。
    然而,朝野传说,高祖皇帝并未葬入皇陵,而是由中山王石虎,秘密葬入一处山谷,当日随行之人全部被杀,除了石虎之外,再无人知高祖皇帝下葬何处。
    国丧期间,石虎以宿卫之名,征招长子石邃,让他带兵入宫,文武官员纷纷逃散,收捕太子亲舅、三年前官复原职的光禄大夫程遐、中书令徐光交与廷尉治罪。
    太子石弘软弱,素来畏怕石虎,流泪辞让皇帝之位,石虎不肯,石弘于是即位,大赦天下。石虎将程遐、徐光杀死,总揽朝政。
    无奈之下,石弘任命石虎为丞相、魏王、大单于,加九锡,以魏郡等十三郡为食邑,统领百官。石虎立石虎的妻子郑氏为魏王后,其子石邃为魏太子。
    宫门依次大开,盛装的华服女子迈着姗姗莲步,缓缓步入这封闭已久的宫室。这女子正是如今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魏王后,郑樱桃。她伫立在庭中,什么都没有变,恍然以为小姐就坐在窗边抚琴、或在灯下看书,间或会抬起头,轻声唤她,“樱桃……”
    久已无人的殿内浮着一层灰尘,她褪去贵重的金钗、手钏,拿起一方丝巾,轻轻的擦拭妆台,她看到铜镜中自己模糊的容颜,眼中腾起薄薄水雾,良久,她抬头,重新看到镜中自己冷冷的双眼。
    “启禀魏王后,太后已然歇下了,请魏王后择日再来吧,”万寿宫的青衣宫人跪在殿门口,恭敬的说。
    樱桃冷笑一声,“我竟不知,这襄国城还有我去不得的地方!”
    年轻宫人被这一笑的芳华摄住了心神,在他怔愣间,樱桃已越过他翩然而入,檀口轻启,“封住万寿宫,不许任何人进来。”
    已是中年妇人的采葛在殿门外见如此阵仗,亦是不敢拦阻,退到路旁,而樱桃对她是连看也没有看一眼。
    程姝高高坐在殿内的凤座上,多年的幽禁使她失去了当年的机敏和美貌,但仍竭尽全力保持着太后的威仪。当她看见樱桃款步走来,面容因愤恨有些扭曲。
    “拜见太后,”樱桃的声音懒洋洋,连头也没有低。
    “贱婢!竟敢擅闯我万寿宫!”程姝冷冷地喝道。
    樱桃不以为意,随意捡了张椅子坐下,斜斜睨了她一眼,方说道,“皇帝不顾先帝遗命,放你出来,难不成你还真以为,就坐稳了这太后之位?”
    “石虎狼子野心!你们、你们杀了我的哥哥……”程姝咬牙切齿的说。
    樱桃肆无忌惮地看着她,不屑地说,“先帝为壮太子声威,重新启用了程遐,谁知他是个不争气的,死了又怪得了谁?反正早就该死了!”
    程姝反而镇定下来,“不成想,你倒是个忠仆。”“忠仆”二字咬得很重,满是鄙夷。
    没想到樱桃竟笑一笑,“太后说得对,樱桃一辈子都是小姐的奴婢。”
    程姝端坐着,“她杀不了我,你以为你就能吗?”
    樱桃冷下脸,沉静地看着她,似要在她脸色搜寻到什么,许久才说,“小姐从未害你,你为何对她百般算计?”
    “她也从未当我是友,”程姝嘴角一丝冷笑,“我十七岁入石王府,一心只想出人头地,也几乎成功了,我有什么错?”
    樱桃站了起来,金线绣着百鸟朝凤的宽大裙裾轻摆,她冷冷说,“小姐心慈,未至你于死地,只可惜如今你母子二人落在了我手上!”
    程姝紧紧握住拳,珠饰轻颤,“你会遭报应的!”
    樱桃回眸一笑,“无论如何,你也看不到了。”
    同年,石虎废石弘皇帝位,将其与太后程姝一同囚禁。彭城王石堪于兖州起兵讨伐石虎,兵败身亡。石虎遂杀石弘、程姝。群臣劝石虎称帝号,石虎下召曰:“王室多难,海阳自弃,四海业重,故免从推逼。朕闻道合乾坤者称皇,德协人神者称帝,皇帝之号非所敢闻,且可称居摄赵天王,以副天人之望。"于是赦其境内,改年曰建武。
    故事至此,也便结束了,只有一句不得不提的后话,石虎登基后,荒淫废政,穷兵黩武,晚年子孙相残,暴病而亡。
    www.wsskw.com。m.wss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