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蓝色海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蓝色海洋: 19 番外 我,如果爱你

    李封海:
    我一个人坐在回国的飞机上,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以后会怎样我不知道,我只能想起以前。
    一开始对她的印象并不好,不是因为她弄断了我的项链,那项链我早该摘下,却迟迟走不出这一步,因为戴着它,成了我的习惯。如此说来,她替我做了个了结,我该感谢她。对她印象不好,是因为她的眼神,冷硬,漠然,不带什么感情,不像这个年纪的女生该有的。不过其实,我们是一种人,还有那个抛弃了我的女人。
    后来她为了保护活动现场,自己受伤,确实让我对她好感倍增。至少她是个善良的人,还有点热血,我看到了在我和韩茉身上很陌生的东西,果然我还是太以己度人了,这让我对之前的揣测有些愧疚。她没有修好我的项链,还劝我说珍藏起来算了,也对,我没有为难她,还鬼使神差的问她会不会为了梦想离开你爱的人,她斩钉截铁的说不会。这让我没由来的有种挫败感。
    再后来她偷偷帮助柯洋,他们的事我不想管,替他们隐瞒也是为了柯洋,跟她无关,我也不想了解她的意图。公司来了个优秀的新人,竟然是她的同学室友,天底下竟有这么巧的事情。再想起她那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想想她也是挺优秀的,看到她同学光彩夺目,才发觉这个女孩有些掩盖了自己的光芒。说来也好笑,明明是个理性的人,她却总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尤其是在我面前。
    那个时候对她的感觉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直到跟她的室友们一起k歌那天,第一次让我对自己感到意外。那天她又诚惶诚恐的带着她那个胖胖的室友来后台找我签名合照。毕竟是同事,我心里有些无奈,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后来不知道谁提议的,居然和她的同学们一起去唱歌。她全程自己坐在沙发的一边,不怎么参与我们的玩闹和聊天。倒是她那个胖胖的同学很热情自来熟。我记得她也就唱了两首歌,不温不火的。真不知道她平时也是这么没存在感,还是真的不感兴趣。从洗手间回来,碰上她那个胖胖的同学,落落大方的跟我索要起了电话号码,往常这种情况,我一定会婉拒。可是那天,我竟然没有拒绝,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是她的同学,我想跟她的联系多一些,我想从侧面对她有一些了解。这真是太奇怪了。
    去探望留守儿童的时候,我猜到她会折回去给那家人家送钱。被我猜中了,还送到分文不剩。我觉得很好笑,又有一些喜悦,像是内心里跟她有一种莫名的联系,好像自己比较了解她。我给她听我喜欢的歌,莫名的介意她跟柯洋单独一起。看奥运开幕式那天,我跟她在外面偷吃烤翅,我很开心,甚至有点。。幸福的感觉。而且我发现,她好像有些介意我跟她同学联系。
    《明星对抗赛》的那期,让我意外发现,她不只是个成绩好的女生,还有不俗的策划能力。我坚持用了她的创意,不仅仅是因为对她的一点小偏心,更因为这个创意让我真心赞赏。获得了第一的成绩,她也表现的无比开心,毕竟是个21岁的小女生。
    韩茉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让我莫名的慌张,而我的慌张,并不是因为韩茉,竟是因为她。我在想,她知道了些什么吗,韩茉又跟她说了什么吗,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要拉住她,虽然我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而她又偏偏在这个时候病倒了。这让我头一次,在排练的时候心不在焉,焦虑了起来。
    我去找了英姐,提出让她参与节目策划。她做的很起劲,也不负所望,只是没两天,不知什么原因,公司又把她调离了策划组。她看起来很受打击,我想,我的提议是不是个错误,公司的事情,远比她想象的复杂。
    那次巡演她闯了祸,说到底是柯洋闯了祸。她闯了祸喜欢一个人解决,柯洋就奋不顾身的去帮她,结果被锁在了商场里。她被锁是小事,柯洋被锁就麻烦了。柯洋的确是个热血青年,但我也惊讶的认识到柯洋非常在乎她。这种时候,只能替他们把损失降低到最小,我提出我们几个人先走,让柯洋随后赶过去。我发现我似乎总是在为这两个人善后。
    他们回来之后,队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暴跳如雷,痛骂他们。我有些奇怪。我留意到队长避开人在跟经纪人打电话,照理说,这件事情已经解决好了,是没必要避开我们的。我总觉得跟她有关,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第二天,她突然消失了。除了队长,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队长给的解释是她学校有事 ,回公司后也再没看见她,公司的人说她合同到期。我去查了她的合同,并没有到期。我明白了,是队长和经纪人商量,以这次的事情为理由,让她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事情慢慢的平息了。她的同学宋渊明越来越红,我去找了她的经纪人hanson,拜托他想办法让小岚回来。hanson爽快的答应,宋渊明开口向公司提出叫小岚回来帮她,公司也同意了。这还不够,我还要说服她本人。我去了她学校找她,她有些迟疑,不过像是很感激。我想,她一定有回来的理由。
    她回来以后跟我们团队很少碰面,碰到了也很尴尬。王拓不太欢迎她,柯洋对她也有误解。我有次听到柯洋在指责她不辞而别,忍不住插手替她解释,柯洋一听就释怀了,也许他根本打心底里也没有怪她,不过是因为太在乎她了。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多此一举?
    那次的执事咖啡屋,实在是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主意。不过确实很有趣,我发现她还有这么古灵精怪的一面,还有些可爱。活动效果意外的好,她也幸运的回归了我们团队。
    这次代言的国际护肤品牌,竟然是韩茉在负责。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那天到了公司,听说韩茉约她去喝咖啡,我突然每一根神经都紧紧的揪在一起,什么都没想,掉头就去找她们了。柯洋和王拓也跟了下去。找到她们的时候,正好听见韩茉在跟她说:“封海他喜欢的人是你。”我们三个人都愣住了。我突然有些释然,原来连韩茉都看出来了,我还在迷惑不清。感谢她点醒了我,是的,我喜欢她,这没有什么好掩饰。
    但这貌似给她带来了灾难。王拓大发雷霆,直接去宿舍找她让她搬走,被我拦了下来。她跟我抢行李的时候,第一次对我发了脾气,说:“都是因为你。”我竟然有些欣慰,因为她在我面前不再掩饰情绪了。我明确的告诉她我喜欢她,我不知道她是不敢相信还是不能接受,只是她接下来的话给了我当头一棒,不,是致命一击。她说她也要出国留学,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这是我的梦想。。”多么熟悉的话,跟几年前听的一模一样。梦想。。
    我不想再回忆起那天晚上的心情。我不想再见到她,也不想再跟她有任何交集,这场荒唐的相遇,就当它没有发生。
    过了许久,我只知道,在柯洋经历了父亲过世和耳疾的一连串打击后,她和柯洋在一起了。他们看起来很相爱。
    有一天我无意中看见他俩躲在露台上说话,那幸福的笑容,让我很羡慕,也很失落。其实我跟公司解约,跟这件事不是没有一点点关系。当然,我本来也有这个打算,只是这件事,让我更快下定了决心。
    她听说我解约的事情后约我见面,我有些欣慰,在她心里我还是重要的,就算只是个朋友。我约她在当时韩茉跟她见面的地方见面,因为在那里,我第一次说出我喜欢她。我坐在当时韩茉坐的位子上,猜想着当时韩茉跟她说了些什么,会不会都是关于我?
    以后柯洋跟她会怎样,我不知道,也跟我无关了。我不希望她伤害柯洋,柯洋是我的兄弟。
    我质问她:“你不是也要离开吗?”她说她不打算出国了,她不会离开柯洋。
    我应该为柯洋感到开心吗,当年一个女人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离开了我,而她却说她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柯洋。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柯洋,我承认我有私心,我不想看到她因为放弃梦想而痛苦,我想她快乐,原来我还是重色轻友。可是柯洋说,他宁愿承认自己自私,也要把她留在身边。我无言以对。
    原来柯洋说得对,爱她就把她留在身边。
    原来她也是对的,如果爱他,就留在他的身边。
    原来如此。。。
    我不知道他们后来为什么分手。那天晚上她站在人群里,听柯洋唱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消失在人群里,无影无踪。
    我不知道柯洋为什么突然离开,事情太突然,让人觉得蹊跷。只知道柯洋走之前曾拜托我替他好好爱小岚。
    后来,我辗转查到了她在一家德企工作。
    第一次去等她下班,我没有到她公司楼下,而是停在了路边。她走过时,我按了喇叭,降下车窗,她看到我时,很惊讶,有些尴尬,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手足无措,也许是长大了。
    她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让她上车。她不是很情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顾及我的身份怕被人看到,才上了车。
    路上,我们简单的询问了几句近况,并没有说太多话。
    送她到家后,我说明天还会来接她。在她的一片反驳声中,扬长而去。
    后来,我有空就去接她。她多次抗议无效后,便跟我约法三章:不准开豪车,不准下车,不准露脸。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没有什么缠绵悱恻的告白,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开始。我们彼此什么都没说过。我们的日常是一起在家做饭吃饭,她看书,或在网上看剧,我看剧本,或写歌。有时在她的公寓,有时在我的公寓。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不管柯洋为什么要离开,既然我爱她,就让她永远留在我身边。
    从以前的经纪人英姐那里得知柯洋的病情时,如同晴天霹雳。柯洋的msn一直在用,前不久他还跟我说他很好。我急忙跟他联络,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他在积极的治疗,请我一定,一定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小岚。不管他结果如何,就让小岚以为他在美国好好的生活着,大家各自幸福。
    各自幸福。。。
    那天路过一家首饰店,我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买下了一枚戒指。那上面的钻石晶莹剔透,圆圆的造型很简洁,让我想到她每次惊讶时睁大的眼睛,闪烁着水一般的光芒。我把戒指放进兜里,打算晚上见到她时,把戒指套在她手上,把她套进我的生命中。
    那天下午,我的工作室收到一封邮件,里面有柯洋的病危通知,是英姐转发给我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特地告诉我,仅仅是因为我跟柯洋过去的感情,还是因为她知道小岚跟我在一起。可她不知道,我已经答应了柯洋,永远,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小岚。
    我还记得,那天傍晚下了很大的雨,小岚在做饭,我站在客厅的窗边望着外面,明明才六点多,天就阴沉的黑了起来,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我的手一直隔着衣服摸着兜里的戒指。许久,也没有把它拿出来。
    吃完饭后,小岚很开心又羞涩的拿出一个礼物说要送给我。
    看着她一蹦一跳的跑去拿礼物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很满足。
    她让我闭上眼,片刻后,我睁开眼,看见胸前挂了一条项链,那个吊坠的形状,我认得,是海盗船的标志。
    “我是海,不是海盗。”我哭笑不得的说。
    “差不多嘛,一字之差。”她耍赖,这丫头现在越来越有反抗精神了。
    “而且,这个链子如果坏了,是可以换的哦,所有他们连锁店里都可以买到同样的链子,就算买不到,换别的也可以用。”她开心的解释着,脸上的表情好像说,看我想的多周到,满意吧?
    我当然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得逞。
    “这就算是赔我的项链了?”
    “对呀,多么实用,无限期保修。”她满意的往我旁边一坐,“以后不许再说我没赔给你项链了。”
    我当然知道海盗船的项链什么价格,几百块的项链,对她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外地女孩来说,也算得上是贵重的礼物了。
    “上学的时候啊,学校附近有家海盗船的店,我路过时经常在橱窗外看到那些项链,不过那时没钱买,这还是我第一次走进去买呢。”她回忆说。
    “那你知道我那条被你弄断的项链多少钱吗?”我伸手搂过她的肩膀,玩味的看着她说。
    她往后一撤,不以为然的问:“多少钱啊?”
    我伸了十个手指头。
    “一千?”她问。
    我笑着摇摇头。
    她迟疑了一下,好像不愿意说出一万这两个字。皱了皱眉头说:“总不会是十块吧?”
    我笑道:“怎么可能。”
    她不情不愿的说:“难道是一万?”
    我继续笑着摇头。
    她一愣,用绝对不相信的语气说:“十万??”
    我笑而不语。
    “不可能,我不信,你肯定是骗我。”她摇摇头,一副打死不接受的样子。
    我又把她搂了过来。“怎么办,有人好像说要陪我项链来着。”
    “没有,那只是送你的小礼物,我没有要赔你,我可没钱赔你。”她又开始耍赖了,她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对我完全肆无忌惮的。
    “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今天就还清。”我摸摸她的头。
    “什么?”
    “拿你自己抵债好了,把你的一生赔给我。”
    “我就值十万块钱啊?”她不满的反驳着。“我以为我值更多。。。”
    后来被我用嘴巴堵上了嘴。
    这个傻瓜,本来你的一生也是我的,这笔交易你又不吃亏。
    当然,十万我只是随便说的,具体多少钱我也不清楚。
    我把手伸进裤兜里想把戒指拿出来,在碰到它的那一刻,那张病危通知单又浮现在我眼前。我脑子里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爱她,就把她留在身边!我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缓缓地,放了下来。
    如果说你的一生注定是我的,那我至少要让你明明白白的爱我。窗外的雨声更大了,天却逐渐亮了起来。
    我转头望着她,跟她说:“我们去美国旅行吧。”
    她一愣:“为什么要去美国?”
    “你不想去看看吗?”
    她皱眉,低下头,紧紧的抿着嘴唇,摇了摇头。
    “你的好朋友萧绮不是也在那里吗?”
    她仍旧低着头,没说话。
    我见她这样,便说:“我想去看一下。就当是陪我吧。”
    虽然她一脸的困惑和不情愿,我却没有多说,只是让她准备了材料给她办了签证。
    此刻,我坐在回国的飞机上,走之前甚至都没有跟她再说什么。也许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是这样的结果。她看到柯洋时眼里的悲伤,是足以让我离开的理由。
    原来爱情,并没有任何的原则,也不是理性所能解决的事情。
    曾经想过很多次,我如果爱你,会怎么做,让你去追逐梦想?还是把你留在我身边?
    现在发现,我如果爱你,就只会不顾一切去爱你。
    柯洋:
    我一个人坐在登机口,看着窗外,等着登上去往美国的飞机。
    就在不久前,我还以为我把幸福牢牢的握在了手里,没想到,这世间的事情竟这么瞬息万变。
    小岚是我今生最爱的女孩,我多么幸运,拥有了她。她那样温柔,善良,聪明,纯净,她总是与世无争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她总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所有事情,她不喜欢给别人带来麻烦,可越是这样,我越想帮她,虽然我有时候也是在帮倒忙,但,至少我在以我的方式关心着她。而我相信,我的关心,让她似乎快乐了一点点。
    当她成为了我的女人,我觉得自己那样幸运,我最爱的女孩也同样的爱着我。我年幼时缺失了很多重要的爱,这应该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吧。曾经以为自己很悲哀,原来并不是,拥有这样的深情,即使曾经失去了一些别的东西,又有何妨呢?她为我放弃了自己的出国梦想,而我,却最终离开了她。
    曾经以为,那样的幸福,会伴随我今后的一生。直到那天,我查出自己患了白血病。我不肯在北京治疗,因为怕她知道。我在杭州的一家医院进行治疗,病情却时常反复,很不稳定。有时,我不得不避免去见她,怕她察觉我的病情,我推脱说有各种拍摄和演出,跟她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我没法想象,如果她知道,我有一天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她将再也见不到我,会怎样?
    我开始考虑她的以后,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去,活多久,但她还很年轻,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段时间,我只能在身体状况稳定的时候,参加一些演出,利用演出的机会跟她见面。一开始需要治疗的时间并不多,身体也大多数时候都还是良好的状态。最近一次突然情况糟糕了起来,我在医院躺了半个月。
    我做了一个决定,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可能随时会一病不起。我必须做这个决定。
    我生病的事情瞒不过经纪人,那天英姐来医院看我,我跟她坦白了我的病情。
    英姐久久没有说话,眼里含着泪花。这个姐姐对我一直很照顾,我跟她提什么要求也总是比别的成员好说话。
    “英姐,我想拜托你件事,我想去美国治疗,我妈妈在那边,麻烦你替我保密,好吗?”
    “好,我可以对外说你去那边学习一段时间。等治好了病,再回来,公司随时欢迎你。”
    “只是这样,对我们团队恐怕不好,要不要,先退出sn。”
    “柯洋,就不要退出了,我想王拓他们知道的话,也绝不会允许你退出的。跟公司的合约,也先继续吧,你因病离开的事情,我会另拟一份合同,只让公司高层过目,并写上保密协议,对外一律宣称你去美国进修了好吗?”
    我点点头,虽说是名义上不退出,但实际上对王拓他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们团队,其实等于不复存在了。
    “那小岚呢?”英姐疑虑的问我,“她知道吗?”
    原来她也清楚我跟小岚的关系,我说:“她不知道,请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让她知道。”
    英姐叹了口气,“柯洋,不给她一个理由,就硬生生的离开她,也是很残忍的。”
    我当然知道很残忍,但我也知道,这比起让她看着我死去,已经是最轻的伤口了。
    英姐最后说:“我们等你回来。”
    最后一次回北京演出的那天,我还约了王拓见面。王拓对我的好,我心里都记得。他不只是队长,更像我哥哥。
    “王拓,对不起啊,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不得不去美国待一段时间,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说什么对不起啊,”他笑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难处,而且我一直认为,生活中并不是只有工作而已啊。”
    他大概以为是我母亲的原因。
    “去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么无条件的支持?”
    “兄弟一场,我还信不过你吗?”
    那天晚上演出之前,是我这辈子最痛心的时刻。我要跟我最爱的女孩分手,表面还要装的风轻云淡。
    我要让她觉得,她对我而言没有那么重要,我为了我的事业有更好的发展,只好跟她分手。
    并且我也。。。没有太难过。
    我想我做到了,我用神情告诉她,对她我很抱歉,但也只是抱歉而已。原来我的演技有这么大的进步。
    可惜我坚持不了太久。跟她说我去候场了,其实根本没到我候场的时间。我只是快要撑不住,只能夺门而出。再待下去,她一定会看出破绽的,她那么聪明。
    我躲进洗手间,一直待到上台之前,我意识到我刚刚亲手送走了我最爱的人,我这辈子最最爱的人,我唯一的最美好的幸福。我闭上眼,让眼泪无声的止不住的流下来,原来我仍然是个可悲的人。
    那天晚上的演出,我没有按照约定的唱两首歌,实际上我的身体也不允许,我也没有唱我们自己的歌,而是唱了一首歌送给她,叫《天使的翅膀》。
    那天晚上演出结束后,我应医生的嘱咐,连夜赶回了医院。
    从那之后,我跟她就再也没有联系,她也没有找我,我心底里甚至有点希望她纠缠我一下,虽然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很可笑,虽然我知道即使她纠缠我也只能狠心拒绝,这样只会让我伤她更深。可惜,她不是那样的个性,她不会再找我的。
    我没有再回到北京,直到今天,我起飞的日子。
    在来机场之前,我还必须要去见一个人,李封海。
    跟李封海的关系,是兄弟,是朋友,没有像跟王拓那么熟络,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始终有点距离。可我知道,他是个好人,心地善良,重情重义,所以,一直以来在我心里,他跟王拓是一样的。
    最重要的是,他跟我一样喜欢小岚。
    “你跟小岚是怎么回事?”他见面就直接问我。
    说是质问也不为过,他曾经看着我牵起了他喜欢的女孩的手,他说过要我好好珍惜。
    “封海,对不起。”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这话跟小岚说就好了。可是柯洋,为什么?”
    他像是不相信我会这样做,看来在他心里,我也不是坏人。
    “封海,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一定要离开,去美国,而且,我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能告诉你我的理由。”
    他沉默良久。他没有质疑,看来,几年的兄弟,他真的是相信我,相信他对我的了解。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我突然鼻子一酸。“替我好好爱她。”
    我相信,封海能给她的爱,不会比我少。因为封海,跟我同样的爱着她。我不想说,封海或许能让她更加幸福,因为如果我没有丧失爱她的资格,我一定是,最能够让她幸福的人,我坚信。
    马上就要登机了,我拿出手机,给她发了最后一条短信:
    “小岚,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完结)
    www.wsskw.com。m.wss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