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出门捡个宝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出门捡个宝: 53 第 53 章

    两年后。
    唐老爷子九十大寿,以往唐寒总是在自家酒店里办,但唐老爷子年纪大了也不爱折腾,直接就发话让搁在老宅了。
    人也不需要之前那么多,一家人到齐就行了,简简单单吃个饭、聊聊天未尝不好,唐寒点头答应下来,唐果跟季墨是一定到场的,当天缺席的就属唐歌与苏星星了。
    唐歌就不再说了,他自从进了演艺圈后极少回唐家,纵然回去也是偷偷摸摸如同做贼,偏偏赵美艳每次问到他还有自己的一套说词。
    “娱乐圈处处都是潜规则,我偏不……我不要顶着唐家的光环行走天下。”少年时期看似天真的言语,其实跟后来离开唐家的苏星星颇有些像,也的确,哪怕到了现在,撇开最亲近知情的人不说,其他的还当真以为唐歌不过跟唐家一样,都姓唐罢了。
    至于苏星星……两年时间,她一次也没有回来过。
    “还是今年最清净最舒心了,以后也这样吧。”饭后喝着唐鸿向亲手泡的茶,唐老爷子很是满足,只是到了这个年纪,生死的事总看得很开了。
    “也不知道还能有几年这样的时候,在我走之前,星星能回来一趟那就好了。”说这句话时,唐老爷子似是无意的多看了沉默的唐寒几眼。
    “爸你胡说什么呢,身体还这么硬朗,不提那些……”赵美艳急忙接上,毕竟这个时候提起苏星星,总有几分伤感。
    “我是说真的。”唐老爷子重复。
    赵美艳这次不再吱声了,她作为母亲,亲眼看着这两年唐寒怎么熬过来,她怎会不希望苏星星回来,只是他执拗,不主动去寻她的消息,甚至消极的认为,或许小姑娘找到了真正所爱,已经有了全新的生活,在唐家的那几个月,已经成为她人生中遥远且模糊的记忆。
    每每唐寒这么说这么想,赵美艳哪有不心痛的,她口口声声反驳他的话,内心却不是没这样料想过。
    客厅里霎时陷入了一阵死寂,与之前活泼热闹的氛围截然相反,赵美艳无助的看了看唐鸿向,示意他在这个时候说些什么,唐鸿向心领神会,可是还来不及张口,就被徒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抢先了一步。
    电话的来电提醒显示在国外,赵美艳乍看到皱了皱眉,她抬头瞧见站在眼前刚从国外回来的老二,心里很是又惊又疑的反复了几下,而她接起的速度这么慢,唐鸿向也被吸引了。
    “怎么不接,是谁的电话?”
    赵美艳没有回,她几乎是抱着祈祷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竖在耳边,彼端清清浅浅唤了一声什么,她当下双眼一红,竟然欣喜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看见她的反常,唐鸿向又走近了一步。
    赵美艳陷在巨大的惊喜里,握住唐鸿向的手时很用力,嘴里同时说道:“真的是星星吗……”
    她的声音很低很轻,可是客厅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尤其唐寒,他猛地抬头,漆黑的眸底尽是不可思议,好像那一段不堪回首的等待终于到了尽头,好像……好像这一场噩梦终于要醒。
    “是我。”异国街头,伦敦凌晨十二点钟的街道已经很安静,只有酒吧还人声鼎沸,但就算身处其中,她还是觉得孤单。
    这么久以来,她每一天都过得很孤单。
    “妈妈,我想回去了。”第一次联系,忍耐了那么久的第一次,苏星星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想念他们。
    赵美艳捂着嘴眼泪流个不停,好不容易有了消息,她就是说什么也要劝人回去,只是太激动说不出话来,想不到苏星星自己倒先张口了,她还有什么好要求?立即点头。
    “好,回来,马上就回来,订好机票了吗,妈妈去接你。”
    “好。”听出来赵美艳的哽咽,苏星星也好不到哪儿去,几乎语不成句。
    电话里,两个女人都哭着,并说不出来什么,而苏星星这就要回来了,赵美艳挂断电话时也没有多少舍不得,反正很快就要再见面,反正以后不会让她再离开。
    “替我祝爷爷生日快乐。”这是苏星星的最后一句。
    归心似箭,在英国生活了那么久,家里面添置的东西不少,但苏星星哪里还有心收拾,全都一团乱的放着了,她订的是隔天机票。
    那一天,自从接到了苏星星的电话之后,在知道她很快就要回来之后,唐寒与唐誉没有说什么,唐果也只是欢喜,只有唐老爷子,重复着一句“这是今年最好的礼物”好几遍。
    人老了,喜聚不喜散,这句话是真的。
    “星星大约后天上午就到了,我跟你爸爸到时候去接机,你也一起去吧?”当夜,赵美艳这么问着唐寒,试探他的心意。
    唐寒自打听到了苏星星要回来的消息之后,总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但是赵美艳怎会不了解,那是太紧张了。
    漫长的等待,一夕之间突然有了结果,又喜又忧是免不了的。
    “虽然电话是打到妈妈的手机上,虽然星星没有提到你,但是她连我们都忘不了,又怎么会忘得了你?”一句话指出唐寒的担心,赵美艳耐心劝他。
    “一起去吧,你不想第一时间见到她?”
    赵美艳步步紧逼,唐寒退无可退,却又无法就这么答应下来,最后也是急了,他神色稍稍显得狼狈。
    “后天我有会议,抽不开身,晚上再见也是一样的。”
    话到这个份上,赵美艳就不再强迫了,时间已经告诉了他,到时候抽不抽开身那是他的问题。
    “你自己决定吧。”很显然心情不错,赵美艳怡怡然出了卧室。
    后天……也就是还有一天时间,这么这么少的时间,就能亲眼再见到她,很短暂也很漫长,短暂到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漫长到他已经迫不及待。
    一天胜似一年,以往的每一天唐寒都是这么认为的。
    当天,唐寒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有一场会议,虽然重要,但是比不上苏星星分毫,他大可以置之不理奔去机场,究竟在躲避什么?难道非要等到家里打来电话说苏星星是独自一个人回来他才安心?
    当天,唐寒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有一场会议,虽然重要,但是比不上苏星星分毫,他大可以置之不理奔去机场,究竟在躲避什么?难道非要等到家里打来电话说苏星星是独自一个人回来他才安心?
    时针一分一秒走过,唐寒坐立不安,那边会议已经开始了他还不过去,方特助已经过来催了三回,每一次他都让人等着,最后终于在离由伦敦飞往n市客机抵达的前半个小时里,他撇开会议室苦等的众人飞车过去。
    机场——赵美艳与唐鸿向在看到姗姗来迟的唐寒时,一丁点儿的意外都没有,夫妻两人相视一笑,目光中都是相同的安定。
    人来人往,行色匆匆,赵美艳紧紧盯着人源出入口,等着苏星星一步步踏过来,那个时候,她几乎要认不出她。
    不止赵美艳唐鸿向,连唐寒也是。
    曾经与她有着再亲密不过的关系,但是两年过去了,她变了太多。
    从前替她梳过发,那一头乌黑柔亮在无数的夜里他爱不释手,现在变成了齐耳短发,连穿着都变了许多,长袖长裤,再也不是当初那些各式各样的小裙子了。
    她脸上化了淡淡地妆,很自然很衬她,整个人都精神干练了不少,她应该……过得不错吧?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面朝他们大大笑着,苏星星给了两人热情的拥抱。
    赵美艳暂时顾不上一旁僵硬不自然的唐寒,怀里拥着苏星星一个劲儿的上看下看,无论问什么苏星星都不厌其烦的一一回答,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唐寒,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他的存在。
    最后,最后总是要面对,嘘寒问暖过罢,苏星星主动走到唐寒面前,那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倒是丝毫不变,她脸上神情淡淡地,温柔笑着喊了他一声,“大哥。”
    好久不见。
    唐寒垂在一侧的手掌倏地收紧,连黑眸都渐渐眯起来,他的愠怒很明显,可是又分明压抑,赵美艳眼看着两人插不进话,唐鸿向也是爱莫能助。
    “小妹……”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她,唐寒心明眼亮,没有错过苏星星眼中那一闪而过的伤心。
    “先回去吧,别在这站着了,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打着圆场,赵美艳拥着苏星星往前面走。
    n市的三月份,天气还凉,苏星星心里不是滋味儿一路上都很沉默,她穿着高领毛衣,回去的一路上小脸都埋在衣领里,一言不发。
    其实她好像瘦了点吧,以前圆润的下巴现在都变尖了。
    那么长时间不见面,赵美艳当然有许多话要跟她说,但是见小女孩子兴致不高她也很识相,更何况那些话有的是机会,她跟唐寒的事才是正经事。
    所以,一路上,静谧无声的车厢里,少不了要尴尬。
    好在路况好,这样畅通无阻的回到唐家老宅,李阿姨早已经做好了一桌子菜备着,看到外面车子驶进来,一大家子都欢天喜地的。
    “五小姐可算回来了,夫人苦等你好久,大少爷也是啊!”李阿姨好热情,拉着苏星星絮絮叨叨。
    苏星星也实在想他们,面带笑容的听着,只是在她跟唐寒之间,总有一股避免不了的尴尬,那种尴尬原本不明显,但是经李阿姨这样的话一说,就差没写在两人脸上了。
    “以后她不是五小姐,别再这样叫了。”冷着一张俊脸,唐寒下了命令。
    从前没听说过有这回事,李阿姨有些呆了,她下意识去瞧了瞧赵美艳与唐鸿向徒然间又好像弄懂了什么,立即点头:“是是是,该改口,以后不叫了。”
    唐寒有他的心思,苏星星没听明白,只觉得心上一疼,入骨。
    “你说什么?”她目光凄凄看他,突然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儿。
    唐寒的决定从她出声唤他“大哥”那一瞬开始,并且不容置喙,现在她问起来,他也肯解释清楚:“从你两年前自作主张的走,唐家就没有什么五小姐了。”
    唐寒的话很冷漠,他盯着苏星星的眸光一瞬也不瞬,苏星星手心发凉,有些自嘲的想:她到底还是以为错了,她还是不该回来。
    “行。”大大方方回了他一个字,苏星星甩了甩头潇洒进屋。
    很久了,李阿姨依然记得苏星星的喜好,一桌子菜几乎都是她爱吃的,苏星星很感动,奈何食不知味,稍稍尝了几口久违的味道后就放下筷子。
    “怎么不吃了?英国待久了不习惯了吗。”赵美艳一直注意着她,看她吃的这么少很不放心。
    “时差还没倒过来,我没什么胃口。”两年历练,苏星星谎话已经说得很溜。
    赵美艳很轻易就信了,转头问了李阿姨一句:“楼上房间都收拾好了吧?星星累了先让她去睡会儿。”
    “不用了。”不等李阿姨回答,苏星星出声打断,紧接着又说:“我住酒店就行,过两天我还要回去,这一次回来……只是暂时的。”
    没有人看到,苏星星这一句话出口之后,唐寒握着汤匙的手微微一抖,低垂的眼睫也掩住了眸底波涛汹涌的狂烈情绪。
    “什么暂时的?不是不走了吗?”赵美艳一听顿时也没胃口了,放下筷子着急问她。
    苏星星没有立即回,她看了好像不动声色的唐寒一眼,摇摇头:“还要走的,这又不是我的家,没道理一直待下去。”
    我可以为了你回来,也可以为了你离开。
    “唐寒刚才不是这个意思,星星你可千万别多想,我们都是欢迎你的!唐寒他也是欢迎你的!你不知道他做梦都希望你能回来。”
    解释的再多,这种时候不是唐寒亲自发话苏星星都听不下去,她再不是从前那个好哄好骗的小女孩了,他分明没有一点儿期待,她看的出来。
    “别说了,我真的有些累了。”
    苏星星这么说着就站了起来,赵美艳生怕她去而不返,急忙也跟着站了起来,拉着苏星星的手,摆明了要把她往楼上带。
    “别的决定咱们先不提,你累了就好好休息,酒店哪有家里舒服,等你醒了,有什么话我们再坐下来好好说。”
    情真意切,苏星星实在不好阻绝她,无声低头算是答应了,她一直被牵着手走,仿佛还当她是那时十八岁的小孩子,可是……二楼的客房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这一间?
    “妈妈,这个……”苏星星一时还改不了口,她犹豫着、拒绝着不愿意进去。
    “听妈妈的话,进去看一看,你会有惊喜的。”赵美艳冲她眨眼睛,居然有几分俏皮。
    听起来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其实哪里又给她机会了?几乎是话音方落,门就被推开了,房间内俨然是女生喜欢的暖色调,甚至连装饰的每一处都是她所熟悉的。
    怎么可能呢?当初离开的时候,她明明帮忙恢复原貌了。
    “还觉得妈妈在骗你吗?唐寒只是嘴硬,他其实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眼前视线模糊,苏星星不敢接着听下去,索性赵美艳也不再多说了,年轻人的感□□,她插手太多总是不好的。
    “你先睡一会儿,怕亮就把窗帘放下来遮一遮,妈妈下去了。”
    苏星星点头,一步一步往里面走。
    心痛欲死,苏星星快要喘不上气,她眼泪掉的太凶了,擦都来不及,伸手拉上了窗帘,房内立即昏暗了下来,没有一丝光明,可正是这样的环境里,她才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在外面两年,她时时刻刻注意着n市唐家的消息,或者说是唐寒的消息,知道他跟林如音解除了婚约,知道他一直单身,她实在忍不住了,才想着是不是可以回来了,是不是她还有机会。
    大哥……小妹……
    她那么叫,他就真的那么回。
    趴在床上,苏星星难过的天昏地暗、无知无觉,连有人闪身走进来她都一概不知,最后背上蓦然一重,她一惊,下意识要叫出声来才被人捂住了嘴,同时男性灼热的唇贴在她冰凉的耳上,那嗓音之熟悉,曾夜夜出现在她的梦中。
    “是我……”
    两个字,只需两个字,苏星星立即放弃挣扎,人果然安静了下来,两人间一时寂寂,唐寒的手没有抽回来,所以清楚地感受到指缝间一片湿凉。
    他是带着怒意上来的,他一定要问清楚,也绝不可能再轻易的让她走,可是上楼时候的满腔怒火,只因为这刻身下女孩子的几滴眼泪,就打磨的丝毫不剩了。
    “你别哭。”他贴在她耳上的唇没有撤走,声音低哑的哄,里面掺杂了不加掩饰的心疼,苏星星几乎要以为自己误听。
    “为什么要哭……”一字一句,她不说,他便耐心的问。
    你看起来那么独立,那么潇洒,甚至可以面不改色的叫我大哥,你已经说过回来只是暂时的,你总还要离开,既然如此,既然你的打算那么好,那为什么还要哭?
    “别再走了,算我求你……”早该知道的,一面对她,纵然有天大的怒气都舍不得对她发泄分毫。
    只要你不走,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你留我?”苏星星不可置信,抬起朦胧泪眼看他:“你真的留我?”
    直到此时此刻,两人之间那样亲密无间的距离,近到只需要一低头,唐寒的唇就能落在她颊上,他才真正看清,,其实小姑娘并没有改变多少。
    泪眼虽泛红却那样真挚,几乎是一瞬间就让他想起了从前她以同样真挚的目光看着他说:“寒寒,我是真的喜欢你!”
    简直要醉在她这样的目光之中,唐寒深深叹了一口气,哑声说:“我真的留你,再也不要走了好不好。”
    “可是……”刚刚才发生过的事情,他的一句话令她痛不欲生,还记忆犹新着呢。
    “可是你已经说过,我不再是唐家五小姐,我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她还能够回来,也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还是名义上的五小姐,只有靠着这个理由,她才有借口再回来。
    “是,没有错。”点头附和,唐寒解释他的言下之意:“我不愿意跟你做兄妹,我再也不要听你喊我大哥。”
    苏星星,我的心,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懂。
    原来是这个意思!竟然是这个意思!苏星星始料未及,不敢相信,当真吗?当真如她所愿了吗。
    “我是不是再一次以为错了,这一次是不是又是我的自作多情?”从前的那些事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是那样深刻痛苦的记忆,连午夜梦回都会出现,她怎么可能忘得了,心有余悸。
    唐寒眼下一点都不生气了,只是十分惋惜与珍惜,他依然拥着她,很紧很紧,说道:“不是的,我现在需要你告诉我,是不是再也不走了。”
    英国伦敦那个地方,人长得高不说,东西也难吃,没有唐家人没有唐寒,她压根没有喜欢过,餐桌上她说的回去是气话,就算真要走,那也是在n市某个角落无声无息的生活下来。
    生活里没有他相伴,虽然毫无眷恋,但是这个城市仿佛处处都有他的影子,多多少少都算得上慰藉吧。
    “我再也不走了。”回抱他,苏星星简直不敢相信幸福可以来的那么快。
    唐寒淡笑,眼眸里却免不了凄凄苦色,却也是真的高兴:“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不准备放你走了。”
    以前他就说过,她不回来便罢,只要她回来,从此再无自由,跟着她守着她,便是余下生命里最为重要的事。
    这一晚,多余的话,两年里的思念与疑问,彼此都没有立即交付,大约是孤单了太久,现在好不容易相互拥着,感受着那样真实的存在,其余的事情都不再重要了。
    走不走又如何,孤不孤单又如何,再难熬都已经熬过来,反正——终于等到你回来。
    月光清冷,窗帘紧紧掩上的室内更显阴暗,但是有情人相互依偎,只觉每一处都有说不尽的柔情与惬意。
    “唐寒,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第二天。
    破天荒的,苏星星睡到了早上八点钟才醒,那个时候没有离开n市,她夜夜安睡,但是自从到了外面,数不清有多少晚她睁眼到天亮,像这晚一样安心又彻底的熟睡是两年来的头一次。
    破天荒的,苏星星睡到了早上八点钟才醒,那个时候没有离开n市,她夜夜安睡,但是自从到了外面,数不清有多少晚她睁眼到天亮,像这晚一样安心又彻底的熟睡是两年来的头一次。
    她睁开眼时唐寒已经醒了,而且看样子还醒了不止一会儿,因为他目光清明,若有所思。
    “你在想什么?”晨起慵懒的语调,苏星星的问话懒洋洋。
    唐寒一手撑头看她,目光痴缠,发现她醒了他用手去摩挲她的发,问:“为什么剪短了,还瘦了。”
    这个时候,苏星星特别不想说原因在他,可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大约是太想你了,又或者刚到那边不习惯饮食,天天吃不好睡不好,头发一把一把的掉,我害怕……”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苏星星说起来时面无表情,好像不关乎自己的事情一样,但唐寒听着便有了画面感,有关当初,他也想要问下去。
    “既然想我,既然不习惯,那为什么还不回来?”你难道不知道我一直等着你回来?
    窗帘在苏星星睡着的时候被唐寒拉开了一点儿,晨光现在若有若无的透进来,很是清亮,苏星星早有预备要面对这些,居然很勇敢!
    “我最大的勇气就是离开唐家离开你,你知道那个时候我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吗?”
    唐寒无声,只是静静看着她,等着听她说话。
    “因为我终于想通了,想通了一直以来你跟我说过的话,我们之间有差异,并且……你给过我机会让我重新选择爱情,我却没有过。”
    我一定要给你机会,等我确定你真的没有之后,我才会安安心心回来,跟你在一起。
    好像很傻,但是苏星星本来也不够聪明,她想办法让自己安心,想办法公平,哪怕这个办法欠妥。
    “我应该独立,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工作,我们村子里人人都能跟动物交流,所以我也算幸运,没费什么劲儿就做了驯兽师,生活还算充实,这两年里,我什么都没学会,除了生活……”
    喃喃的话好像叙事,唐寒并不打断她,他直到此刻才真正领悟她当时毅然决然离开的真正原因,不能说没有感动,但更多的是遗憾吧。
    “不止在英国可以生活,只要你想,在n市哪里不可以了?只要你把需要告诉我,无论是独立还是生活我都会给你的,至于机会,其实何必这样麻烦,你大可以问我,或者早一点儿回来,两年……也太久了。”
    苏星星摇头:“那不一样的,你给的不算我自己的独立与生活,而给你重新选择的机会,就是宽裕的时间。”
    唐寒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心头想着:两年……的确很宽裕,宽裕到他度日如年。
    ****
    苏星星回到n市,这消息传得很快,只是转眼就传到了林如音的耳朵里,那时候她一己私欲令苏星星远走他乡两年,其实颇有些过意不去。
    “苏小姐,我是林如音,可否给个面子一起坐坐?”不知从哪里得了苏星星的电话,林如音一张口便是直奔主题。
    两年前,她因为跟林如音坐了坐离开,那么现在,纵使什么事,都不会让她再下这种决定。
    “可以。”她坦然答道。
    那个时候,去见她的路上,是怎样一种心情她到现在都还记得,但是现在呢,她很清楚自己的未来该怎么样,她再也不是靠着唐寒的安排才能过日子的小女孩,她可以自己做决定了。
    还是当年的那家咖啡店,丝毫没有变化的样子,苏星星坐进去了才觉得时光荏苒,其实她还是应该感谢林如音的吧。
    “林小姐有话不妨直说,我还急着回家。”
    一张口又是这种话,林如音听着笑了起来,说:“上一次我们来这里,你一开口也是这么说,但是味道却变了,那个时候你小心翼翼,现在却很坚定,应该是对唐寒感情有了变化吧。”
    从前那种时候,即便没有她提醒,苏星星的内心也未必就是有底的,所以对比来日今天,她才能看出区别。
    “应该是吧,还要多亏有你。”半真半假的客套,苏星星其实一点儿也不后悔。
    “应该是吧,还要多亏有你。”半真半假的客套,苏星星其实一点儿也不后悔。
    林如音点头笑笑,她迟疑了片刻,深深看了她几眼,最后说:“当年我是占了唐氏便宜,但是在你走后不久,唐寒已经分毫不落的夺回去了,那件事情里,你是无辜受害者,我应该向你道歉的。”
    “不用。”苏星星拒绝她:“如果是因为唐寒,我怎么样都是没关系的,谁让我爱他。”
    纵使两年过去,当初年纪那样轻的小女孩子多了无数磨炼,可眼前她也不过二十岁而已,依然青涩,只是这番话看似简单,却不是一般人能够说出口的。
    她跟杜恒的感情那么深,她跟他相识那么多年,说起誓言来也不过是这样了。
    果然——感情深与浅,从来都跟时间没有任何瓜葛。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是你不接受我的歉意,而是你根本不需要。”林如音心头雪亮,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也觉得自己今天多此一举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唐家还有人等着你回去,我就不送了?”
    苏星星轻轻“嗯”了一声,她站起身来,终于头也不回的离开。
    出了咖啡厅,虽然是中午时分,阳光普照,但来往的风里仍有一丝凉意,苏星星拢了拢衣领正准备拦辆出租离开这是非之地,忽的就看到对面马路上那辆车十分眼熟。
    不能吧?苏星星狐疑,偏偏挡风玻璃上贴着深色的膜,她什么也看不到,又往前走了几步才瞧清楚那车牌号,果然是唐寒!
    他怎么来这里了!或者应该说,他怎么知道她来这里了!
    心头欢喜,苏星星自己还没有察觉,脚下已经健步如飞了,就连唇角都不自觉的笑着,越靠近他一步,她心头便多一分幸福,早晨他说以后要时刻守着她的话,原来竟是认真的。
    “你怎么会来这里了?你怎么会知道林如音找我?”趴在刚降下来的车窗口上,苏星星一双眼底好似真的落满了星星一般。
    唐寒自打她回来之后,终于会时不时地露出一个会心笑容了,可见过去几百天里,他都是怎样过来的。
    “上车吧。”
    “嗯!”重重点头,苏星星拉开门进了副驾驶,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叽喳说话:“刚才看到这个车子,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没有想到真的是你。”
    “我来接你不高兴?”转着反向盘,唐寒笑着问她。
    “高兴啊!”苏星星接话接的很顺溜,其实并没有多少变化啊,她还是那么活泼,那么在机场见到她的第一眼是伪装嘛,小姑娘也懂的试探他了,还是说情绪这回事,只要面对最喜欢的人,才能自然流露。
    应该就是这样的吧……毕竟他对她也是这样。
    “我就是好奇嘛,问问你也不肯说,不说算了,我就当你是跟踪我好了。”
    原本也没有多重要,只是苏星星一再强调,唐寒便正色了起来,说道:“从前有个人一进这咖啡厅就犯病,而且一犯就是两年,我吃一堑长一智,当然要在门口拦着,以防旧事重现。”
    你好不容易回来,我怎么还敢不小心? 166阅读网
    www.wsskw.com。m.wss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