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慕少的专宠娇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慕少的专宠娇妻: 066 终章

    第二天早上。
    季可一大早被王姐喊起来,化妆师来了,要化妆,至于化妆这个问题,还是季可争取来的,婚礼一生只有一次,不美美的实在是亏得慌。
    最后婆婆开金口,十个月只画这么一次,卸妆彻底没大碍,男人才妥协,但最低限度只能画淡妆,淡妆就淡妆,季可也乐的高兴,总比什么也不画强吧!
    婆婆在一旁指导,和化妆师零距离交流。
    季可觉得化妆也真是门技术活,层层叠加,一点一点,最后化的是个轻薄妆容,远看了还像果妆,这比没画多了丝精神,以前她从不化妆,应该说不会,为这事何蕊教她n次也没学会一二,何蕊早对她化妆技术不抱希望。
    八点钟,新娘这边完事了。
    伴娘陈静也弄好了,何蕊一早就来配这个孕妇姐妹,房间里很热闹何蕊挺着大肚要和新娘拍照。
    九点整,别墅楼下传来一片热闹声,宾客们全都过来了围在楼下,很壮观,车辆熄火的引擎声非常整齐。
    “来啦来啦,哇塞,好气派,亲爱的,你快过来看你家男人,好帅啊!”何蕊站在窗户边,朝季可招手,旁边的陈静捏捏季可的肩。
    这一刻,季可心脏仿佛瞬间地停摆,身体里所有的鲜活的血液,跟着温度往上涌。
    耳朵里是楼下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她小手竟紧张地冒汗,吸了好几口气,缓缓提起贵雅长五米曳地的白色婚纱起来,在陈静的搀扶下,走到了窗边,躲在窗帘后面害羞地偷偷往楼下瞧。
    今天的天气没有刮大风,为首那辆车后座下车的男人精致的鬓角,他一身纯白正式西服,无比高大挺拔身躯,鬓发青黑,眉宇深邃,表情严肃地走过庭院前的红色地毯,长腿一步一步迈得很稳。
    湛黑视线自动忽略旁边一圈友人的高喊起哄声,薄唇微抿,嘴角却也抑制不住,严肃淡漠中溢出来的笑意,眼角性感的纹路,像是荡漾了起来,风华玉树。
    季可第一次认真看老公样子,看得有些呆,其实他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场合里,真的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英俊,只是她常常忽略看他的脸。
    季可心跳异常加速,水灵眼睛闪动着水漾,盈盈满满,幸福地发出光芒,小手攥紧,等着他上来。
    别墅一层的大客厅。
    宾客们的簇拥下,一身白色西装的高大男人长腿不疾不徐地沿着红毯走进偌大堂皇的屋子里走。
    二楼的伴娘陈静叫着。
    “啊呀,大家快挡着,可不能让新郎官这么容易进来了!”
    外面站着两位美女拦着,陈静跑进去将门锁上。
    几秒钟,只听门外俩美女的声音,和低沉迷人的男嗓音。
    新娘婚房里乱成一团,不少宾客的女眷也在其中,和季可走的近的也在这里。
    伴娘团们都是未婚小姑娘居多,其中也有公司里说的上话的肖筱,门外两位美女很快就被伴郎团秒杀,紧闭的房门被敲响。
    陈静拿着问题卡,对着尖叫的美女们嚎道:“别慌!就算对方是大总裁大男神又怎么样?今天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娶妻的新郎官,我们作为新娘这边的人,该为难,还是要为难!”
    “是!”
    “必须的!我们可可可没那么容易娶到手。”
    “对对对,你为难,我们一旁协助看着。”一群起哄的声音。
    季可小手摸了摸漂亮的婚纱裙摆,小嗓子干干。
    对于慕斯这样高冷的性子不免担心,他会不会耐烦?
    伴娘们出了什么题目,她没有看到,只希望不要太难。
    (对某个严肃冷板无浪漫细胞的老男人来说,这些游戏就两个字足以形容,“无聊”)。
    不过心里还是担心,万一他性子冷起来,能让人寒透骨摋死人。
    但是今天,是要娶她,这点小代价他不会都没耐心付出吗?
    门外彻底安静了,想必外面的人已经没收了心,门外再次响起低缓节奏的敲门声。
    门里,女人们都不再说话了,连呼吸声也变轻了。
    看着季可紧张脸红模样,何蕊骂了句没出息。
    陈静走到房门前,清了清嗓子有模有样:“门外来者何人?”
    “慕斯。”
    门外,白色西装的英俊男人眉眼间透着自信与红光满面。
    门里接话:“慕先生,请问您来干什么呀?”
    门外:“接我的太太。”
    门里:“嚯,一屋子娇俏美人,不知道慕先生要接走的是哪一位?”
    门外:“我的太太,季可。”
    门里,起哄声一阵。
    陈静朝季可挤眉弄眼:“我家可年轻貌美,更是乖巧丽人,慕先生要娶她走是不是应该表示点什么?”
    外面,慕斯捏了下眉心,表情沉铸,抬手,伴郎立刻拿出大把红包,往门缝底下塞。
    宋金晟温声和煦地说:“美女们行行好,红包里张张都是红色的毛爷,还请美女们行个方便开条小缝,新郎想见新娘想得紧!”
    红包在门缝里,转瞬全部消失在数十只女人的白手里,看的宋金晟咂舌。
    陈静开了一条真的是缝的小缝,外面想看见新娘是不可能:“这红包啊,还算满意!只不过我们大家都知道慕先生是土豪中的土豪啊,这就开门了可不行!”
    简子俊温和一笑:“美人请指示。”
    “首先,单手俯卧撑五十个!”门里,又是一群女人的尖叫,单手俯卧撑,要看要看,看肌肉,肱二头肌!
    季可脸红,真玩得开啊这些货……
    门外新郎官长腿伫立不动,浓重深刻的眉眼略一抬,薄唇微抿地看向伴郎团,一名身体强壮的男人站出一步,长指解开黑色西装外套唯一的纽扣,修身白衬衫下令人眩晕的健硕体格立刻显露。
    伴娘陈静口水中都忘了把门,导致后面一群‘目露星光’的女人探头探脑看了过来。
    男人把衣服甩给宋金晟,衬衫袖口的钻石扣钉解开,卷起,露出小麦色无比结实的手臂,俯身,卧地,流畅干脆一身男人味,引来尖叫不断,长腿脚尖点地,左手单臂支着地板,快速做起了俯卧撑。
    女人们娇羞地数数,速度很快,五十个过去,男人优雅起身一点疲累感觉都没有,只是眉头皱着,大概觉得真心幼稚无聊透顶。
    五十个做完,气不喘扫了眼女人们,挑了下浓黑的眉目:“开门。”
    “唉……还不行还不行。”女人们纷纷退回门里。
    慕斯抬手拍了下兄弟的肩膀,“辛苦。”
    ……**……
    所以问题完了,一百个红包全部给完,总算堵门的游戏是过关了。
    季可坐在床沿等着,男人笔挺尔雅地走进来,目光深沉如墨,眉梢眼角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与自信,直盯着她的小脸。
    慕斯差一步接近新娘,何蕊站出来挡前面,“我家可人今天出嫁大喜,作为姐妹我很高兴,但是慕先生今后可要好好对她,不能做任何对不起可儿的事情,不能让她受委屈,更加不能伤害她,如果这三条慕先生无法保证,就不能给予可儿幸福的权利,那么我何蕊第一个站出来不答应。”
    “这些我都能做到,我慕斯一生只忠于她,爱护她,照顾她,为她撑起一片天,给她最好的,只要她留在我身边。”慕斯目光柔柔地盯着坐在床上润了眼眶的女孩儿。
    何蕊牵起季可的手,“慕先生记住你的承诺,我这就把可儿交给你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个傻丫头!”
    慕斯接过季可的软软小手,大手在她脸上摩擦,季可在脸红透心跳全无感动里,被他单膝跪地,打横抱起。
    慕斯抱着新娘下楼,楼下宾客抬头瞩目,身后伴郎团伴娘团娘家人满满相送。
    五十辆婚车排成长龙,浩荡行驶在公路上。
    一个小时不到,所有婚车抵达婚礼现场。
    在宾客热烈瞩目下,迎来一对新人,婚礼上的仪式相对简约庄重。
    季可这边没有男性长辈亲戚,季云涛和她已经没了关系,关于妈妈的死,慕斯查出来的一些事让她对这个叫了二十年来的男人父亲,其实就是一个畜生,心生了怨恨。
    她也很自责,不该听信一方医院的检查结果,让妈妈受那么多罪,这两年妈妈白受的罪,不久前她才得知真相,唐心茹没有患上乳腺癌,更没有喉咙长恶瘤,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有人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罢了,季可只恨,没察觉到这一切阴谋,不过,坏人也得到应有惩罚,慕斯动用手段让季家破了产,虽然对季云涛的所作所为感到毛骨悚然,可也是对唐心茹的感情是真的,因为唐心茹执意离婚,让他心理扭曲了,说到底,都是爱恨情仇纠葛。
    ……**……
    婚礼进行曲唯美的音乐响起。
    季可搀着宋金晟的手臂,等着牧师下一步动作。
    宋金晟作为女方大哥,送妹妹出嫁,因为季可手上的那个玉镯,宋金晟意外发现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原来唐心茹在嫁季云涛时已经怀孕,这是后来从季云涛口中得知,对他是一种耻辱,因为心爱女人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就是不愿和他生,所以这么多年对唐心茹由爱生恨。
    婚礼进行曲响起几秒,季可被宋金晟带着走进红地毯,曳曳生姿地踏着红色地毯,婚纱曳地五米,一对小花童替她提着裙摆。
    ……**……
    仪式完成,正好十二点半。
    婚礼山庄一共两层的宴会大厅,宾客满座,所谓衣香鬓影,奢华灯盏,酒杯交错,便是这样。
    季可在伴娘陈静的照顾下,先回楼上的新娘房换上一套中式长礼服。
    因为怀着孕,慕斯担心她着凉,所以礼服都是长袖,但不失华贵庄雅。
    宴会厅要再按照传统中式结婚仪式,给男方长辈敬茶,宋家长辈也匆匆赶来,受孙女一杯喜茶,俩老人高兴的眼睛都褶皱纹。
    接下来到了最繁琐的阶段,敬酒。
    季可又得上楼换一套简便舒适的衣服,楼梯口,慕斯搂住她的腰低声问:“还行吗?累不累?你休息一会儿,这些用不着你陪了,上楼好好休息。”
    季可不愿意,换了衣服跟着下来,慕斯添了下薄唇,人前控制住倾身想吻她的冲动,拍了拍她的圆腰:“慢点,待会儿你跟着我敬十桌足够。”
    “不好吧!”她笑,脸色微显疲劳,今天结婚,总觉得突然离席对宾客不尊敬。
    他看着,瞳孔很黑,极其深邃,最后在慕斯一再要求下,季可跟他敬了二十桌酒,被奶奶慈爱老人家领着上楼休息。
    折腾了一天,晚上回到别墅躺床上根本不想动,慕斯宠溺的看着这个彻底属于自己的太太,抱着疲惫的小妻子洗澡,他是有目的,为什么要五月份举办婚礼,问了医生,这个时候可以正常生活,加上,今晚本就是和太太的洞房花烛夜……
    ……**……
    两年后。
    客厅里抱着一缩小版包子的成熟帅气男人,此时,正黑着一张俊脸,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小包子,大手在白嫩嫩屁屁上啪啪两大抽。
    小正太瘪着小嘴,两眼水汪汪的看着这张放大两孔的恐怖男人,小男子汉,忍着泪,不哭,不哭。
    咔,门开了,外面进来一美丽女人手里拎着东西,哇一拉的和儿子老公打招呼。
    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了,靠山回家,这个老男人要被打入冷宫。
    “……哇!”小正太努力挤出两滴泪,看着男人抽抽的嘴,小小心里可高兴了。
    季可放下手中的东西,鞋也没换,着急朝儿子跑去:“宝贝,怎么哭了?来妈咪抱。”
    安全,妈咪的怀抱最安全,两只小白藕攀上季可脖子,委屈的将小脑袋靠在妈咪最柔软的地方,依旧再哭,哄不好,季可幽怨的盯着面前黑了脸僵硬着站在原地的男人。
    她出去买个东西,给他一会儿照顾儿子机会,给她把人整哭了,外面呼风唤雨,怎么家里总是挤兑自己亲生儿子?!
    其实,慕斯心里更屈,他发誓,真没下重手,就是轻拍拍了两下,没想到被自家儿子坑了,小小年纪就是心机婊,都说儿子出来都是和爸爸争宠的,果不其然嘛!
    看到亲亲媳妇儿不理自己,慕斯更加恨不得将碍事的儿子丢到曾奶奶家去,影响和太太的感情,那坏家伙还在太太那柔软独属于他一个的地方蹭蹭蹭!
    男人的脸彻底黑了,将儿子抱过来,哀怨的朝太太道:“小太太,有男人抢我最重要的宝贝,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他?”
    季可眨眨眼,逗着儿子,“抽他。”
    男人转身将儿子放在沙发上,在嫩嫩白白的屁屁上,真抽!于是乎,女人的脸黑了,怒火中烧的对男人大吼,混蛋,虎毒还不食子呢,今晚去睡沙发,以后都睡沙发,别再想进我屋。
    小正太擦掉眼泪,趴在妈咪肩上,抱着妈咪的脖子,朝客厅脸色黑青的男人吐舌头。
    (全文完)
    ------题外话------
    文文结局了,感谢一路相伴的亲,一直支持我,虽然大多数都是默默地看着,也不出来冒个泡留个言,是wo存在感太低缘故么,不管怎么说,我爱你们!
    希望在我的下部新文里,你们还在!
    www.wsskw.com。m.wssk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