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王爷,妾身很忙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王爷,妾身很忙的!: 第25章

    至此,陵王府终于有了王妃,白雨潇从小小的良娣一路晋升为陵王妃,成为京城众人口中的传奇。
    没人明白为何她无权无势,也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又被冷落在后宅两年,却突然一朝飞上天,独得陵王宠爱。
    可白雨潇却晓得,圣上之所以下旨册封她为王妃,是因为她所提供的名册为僵持许久的盐税案提供了突破点,皇上大喜,一个小小亲王妃位就能换来如此重要的线索,还可能为皇库带来百万两的税金,这笔生意太划算了。
    此刻,白雨潇抱着女儿坐在主院花园里的树下乘凉,这棵梧桐树就是当初在梧桐院里的那棵,后来司流靖命人将它移到了主院的花园里,白雨潇听着蝉鸣,怀里的孩子睡得很安稳,丝毫不受影响。
    而一旁的奶妈怀里抱着她的儿子,儿子正用一双骨碌碌的眼儿好奇的盯着她。
    白雨潇满足的看着两个孩子,怎么看也看不厌。
    时光飞快的溜过,等到司流靖下朝,回到府里,来到她身边,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院子里坐了这么久。
    “王爷回来了?”
    “嗯。”司流靖看着妻子如花般温柔的笑靥,唇角也弯起温柔的弧度,他低头轻问道:“今日好吗?”
    “好的很呢,这两个宝贝一个会睡,一个醒了也不吵,只是一双眼儿转着往四周看,十分好奇呢。”
    司流靖将儿子抱过来逗弄了下,儿子一见到老爹,小小的脸儿笑了,他也笑了,一大一小相互对看,不须言语,也能咿咿呀呀沟通得乐此不疲,看得白雨潇在一旁不住的笑。
    过了一会儿,儿子突然抓住司流靖的手指含着。
    “儿子饿了呢,先抱进去喂奶吧。”白雨潇吩咐奶娘。
    两名奶娘一人抱着一位小主子,向王爷和王妃福身告退,便走进屋子里。
    司流靖也牵起她的手。
    “走,咱们回房,陪本王说说话。”
    白雨潇的手被他的大掌坚定的握着,朝露和霜儿识趣的退下,沿途见到的仆人和丫鬟也纷纷请安告退,嘴边还偷偷笑着。
    白雨潇看了,禁不住嘟嘴嘀咕。“有什么话不能在外头说,非要进屋说,大白天的呢,也不怕别人笑话?”
    “谁敢笑,本王叫人缝了他们的嘴。”
    “我就想笑呢。”她故意说。
    司流靖回头看她,露出一抹魅笑,靠近她的耳,低声道:“那我亲自罚你,封住你的嘴。”
    白雨潇脸红了,这人罚来罚去还是这一招,谁怕谁呀。
    她被他带进内房,有眼色的下人早退了出去,房里只剩他们两人,她被司流靖抱着坐在腿上,依偎在他宽大的怀里,一颗心扑通乱跳。
    怀着孩子时,司流靖忍着不碰她,也没去其他小妾的房里,生了孩子后,她又坐了一个月的月子。
    她本就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身子健康得很,这月子差不多也坐完了,他等不及想要她了。
    一想到两人这么久没做过,她也是很期待的,今日不管他有什么要求,她都答应,定让他销/魂快活。
    “水儿的身子可好了?”他轻问。
    她偎在他怀里,羞着脸点头,一双眼亮晶晶的,如今的她多了股少妇的妩媚风情,更加迷人。
    司流靖盯着她,幽深的墨眸中有火光在闪动,但他没有即刻将她压在床上,反倒是托起她的脸,嗓音带着诱人的磁哑。
    “既然如此,咱们也该好好的敞开心胸,了解一下彼此。”
    是呀,敞开心胸就是卸下衣裳,了解彼此就是把对方看光、摸光,她懂的,她心下笑着,等着他动口又动手。
    “妾身谨遵王爷吩咐。”她羞涩的笑道。
    “那你给本王说说,你那羊皮卷是哪儿得来的?你出府又见了哪些人?给我一五一十的报上来,若有隐瞒,别怪本王没事先警告你。”
    白雨潇一呆,怔怔的看着司流靖威吓又邪气的表情,糟了,日子过得太惬意,都忘了这厮说过要好好审问她的话。
    她眼睛滴溜溜的一转,突然伸手往司流靖的胯/下摸去,三师姐说过,掌握男人的命根子比掌握他的死穴还有用,男人只要下面舒服了,上面就很好说话。
    司流靖没料到她会突袭,整个人气息一提,呼吸也重了。
    “白雨潇,本王在问你话,你——”未说出的话被她以吻封缄,灵动的丁香小舌滑入与他纠缠。
    虽然这龟缩逃避的法子很笨,却很有用,司流靖被她的主动一下子给点着了火。
    好吧,他先享用她,忍了十个月不敢碰她,自己确实也憋不住了,将两人身上碍人的衣裳给脱去,他欺身压上,开始攻城略地。
    反正来日方长,她成了自己的王妃,还能跑去哪儿?日后再来慢慢的审她,反正他有的是耐性跟她耗到天长地久……
    【全书完】
    www.wsskw.com。m.wsskw.com